头疼傅弦

我十几岁。我好帅。

小声bb新坑不会咕咕x虽然写的真的很烂。
沉默狂潮其实是很杂乱无章的故事_(:з)∠)_
提前感谢那些不嫌弃我的大佬。

沉默狂潮与日日夜夜夜夜夜夜(1)

沉默狂潮与日日夜夜夜夜夜夜

by傅弦
all陆,主滑鲤陆。
说不出是什么pa的pa。
*经常出现的妹子也就走走过场带带剧情。

We can’t see any stars ,but it’s a beautiful night

-
说不上是死气沉沉,过多的老旧楼房挨在一起组成人流穿梭的街巷,低处电缆与住户晾在外的衣物似某种象征意义的旗帜。

女孩无精打采的伏在窗前写字台上温习枯燥的功课,不大点的黑猫蜷缩在她怀里眯着浅金色的眸子晃悠尾巴打呼噜。在她伸个懒腰起身的时候猫顺势跳在桌上,就着阳光滚个几转,将桌上的物品弄得乱七八糟,被女孩呵斥后它便乖巧的作趴伏状。

-

下午放学时间靠在根须下垂的老榕树矮枝上小憩的人回身时摔落在草叶稀疏的地面,疼得他倒吸凉气,只觉身上快散架了。

铸铎斜靠长椅拉了衫帽闭目养神,另一人落地的闷响与嘶气声引他睁了眼。

“陆生?”

被唤的人一眼也没予他,自顾自换个姿势坐起来活动左臂弯,发出咔嚓细响。

“拉我一把,”闻言铸铎便凑身攥他小臂往上一扯,手上力道不稳又弄得陆生闷哼一声强忍疼痛把手臂挣回来。“不能轻点么……算了。”

后来两人是从后操场的林子出去从医务室出来的,校医也不过是把陆生左臂上错位的骨头扳正了缠上带子吊着,陆生天真的认为肯定还有其他措施——例如打点什么药之类的,结果全程疼得想就这么溜了好了。

“很久之前提醒过你不要在树上睡觉,”并排走时铸铎有意无意的伸肘去碰他左臂包扎的位置,陆生突然就觉得很烦,自觉走后面去了,铸铎见他反应也还是自己说下去,“下次摔断的可能是你的头。”

“真是不带一丝好意的提醒。”

-

陆生在近一段时间经过从小到大走惯的或长或短的街巷时总会见到成群结队的流浪狗——它们越来越多,大多是喘着粗气,舌头伸长,粘稠的唾液顺着舌尖滑落至地。

在经过它们的领地时大多的狗会仄齿向陆生低吼,在行人增多时狗们便夹着尾巴溜到了暗处,大多是缩在阳光透不进的地方,浑浊的眸子射出浅绿反光。

-

城市常有杂七杂八的东西钻进人的居住地,在难以被发现的角落。人一如既往的保持厌恶心态。

嘈杂的路边餐馆内积了黑色蛛丝的角落,约莫二尺长的生有四足的黑蛇自电风扇上方滑下,落到摆在下边那婴儿车里,从里面熟睡的婴儿身旁爬过,片刻它便出去了,钻入地板与墙壁的裂缝中。

探险的小孩子用砖头击碎了拆迁区域的废弃楼房旁的瓦罐,道不出名的爬行动物在小孩子们惊恐的目光中四下逃散,他们在慌乱时碾死了几只,墨绿的汁液从被压扁的东西中渗出。

阴天的深夜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是静到极致的时间,只有连续不断的虫鸣声与偶尔响起的拖沓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浑身赤裸的少年蜷缩在侧躺的女孩身前,她正半梦半醒中,那人微卷的黑发垂落在她的脸颊,她伸手便摸到他发从间绒软的猫耳,是过指间的滑顺感与茸茸的毛发。

“好软。”女孩的声音极低极低,下一秒便完全睡了去。少年耷拉在旁的漆黑长尾垂下床沿微微晃荡。

-

周末的时候人总是想多睡会懒觉的,陆生醒那会已经是中午了,在看到厨房的时候后悔了自己没有早起的行为。

自家冰箱门大开,里面的东西被什么咬得乱七八糟撒一地,从橱柜落下个酒瓶骨碌碌滚到他脚边,厨房内弥漫着一股酒气,他转眼一看橱柜边垂下条黄色夹黑的尾巴,伸出只似乎是犬科动物的爪子。

陆生先是傻眼了,在注意到昨晚忘关的厨房窗户后靠了一声,那防盗栏刚刚够这个体型的东西钻进来。

他凑过去拉开橱柜门,里面是只杂些黑色的金毛大狐狸,生得油光水滑,属于就算是对动物毛发过敏的女孩子看到也会想过去把它撸一顿的类型,躺着那侧毛发浸湿在酒里,打着嗝舔嘴角的酒。

那狐狸约莫是发觉了陆生,抖抖耳朵睁开眼睛,金色眸子一转到陆生这边就瞬间翻身起来,陆生一惊后退两步以最快的速度关死了厨房门窗,它见着没地方溜了便耷着耳朵缩在橱柜最里面。

陆生伸手去戴着狐狸的后颈皮子把它拎出来,实在恼火了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就低声说一会扒了你的皮。在他说完这话之后原本那不怎么动弹的狐狸突然剧烈挣扎起来,脱了他手之后在厨房里到处瞎窜,本来就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厨房现在真的没眼看,陆生废了不小劲才把它抓着摁牢了。

“老实点。”

-

女孩家的屋檐下多了燕子的巢穴,她的猫常常盯着那燕子巢就是一天,不久后猫像炫耀似的叼着还在尽力扇动两翼的燕子到她跟前,大腿处已经被浅浅撕裂,血液顺着绒羽渗透。

她被吓得不轻,轻拍它的脑袋迫使它把那燕子松口,燕子受了惊吓,三两下飞回了巢里。

后来某个午后猫伏在阳台上带倒刺的舌身舔过嘴唇,盯着不远山边掠出的鸟群,落地姿态轻盈,绵软肉垫释去了声响,抖落身上沾了血的羽毛。

好冷。
想跳坑。
雪夜好好吃……

【鲤陆】人间不值得啊人间不值得

人间不值得啊人间不值得

by傅弦

架空学pa,纯属搞笑的产物。

短打,有鲤吹成分。

*

“再练习一遍?”

陆生从一个小时之前就一直挂着某社交软件关注山吹乙女的动态——昨儿个鲤伴就跟陆生作出了要跟山吹表白的暴言,后来约了山吹去学校小树林那儿之后自己又怂了就老早把陆生叫过去陪他练习怎么着表白。

鲤伴在旁边抱着个超大号轻松熊踢石子儿,陆生一开始还吐槽过你拎这么大个熊去你以为她是小孩吗再说人家女孩子拿得下吗,鲤伴怼他回去说要你管我啊叫你出来有事。

一开始俩大男人在这练习这些还真他妈奇怪,不少过路的人在经过他们时以怪异的目光上下打量二人之后匆匆离开。练习半天之后在鲤伴含情脉脉携着足以迷倒一片少女的气质跟陆生说“我很喜欢你,所以请和我交往吧”的时候陆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说惊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在瞅了眼时间之后陆生拍拍鲤伴肩膀说加油她应该快来了,我就我先回去了。鲤伴说行。

山吹是个很守时的人,果然约定时间便到了;当时鲤伴还坐在长椅上脸蹭着轻松熊的绒毛玩手机,完全没注意到她过来。

“鲤伴同学……?”

山吹试探性的叫了声长椅上那快躺下去的人,鲤伴听着声音一惊立马坐直了,从长椅中间挪到一边去让山吹去坐另一边了。

正是午间,二人交谈的内容无非是一些课程与平时周围人发生的破事,初冬的阳光被枯黄枝叶切作细碎斑点洒落女孩子柔顺的黑发和身上,鲤伴的目光自女孩姣好的面容扫至纤细的脖颈,再往下时发觉自己的行为不太对之后马上转了目光在旁侧去。

在聊到后面没什么话题之后山吹终于问所以鲤伴同学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呢。

鲤伴刚刚还愁话题绕不到这上面来现在想靠啊机会来了,酝酿情绪整理语言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她。

-

陆生打了个喷嚏,手上写着东西的时候笔尖划过留了下道痕迹过去。旁边玩手机的铸铎摘了耳机睨他眼。

“我感觉哪不太对。”

“怎么了。”

“没什么。”

他掖着纸巾想着上午鲤伴的事儿,暗自觉得应该是成了——毕竟鲤伴还蛮受其他女孩子欢迎的。

晚上忙完老师布置那些破事腰酸背痛回宿舍睡觉的时候陆生看见鲤伴裹着被子蜷在床上抱着他那台笔记本刷论坛,那只超大的轻松熊就被塞在堆东西的柜子里,给捂到变形。

陆生凑过去盯着他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转了个面然后说啊你回来啦。

“不约她出去逛逛街绕着湖走走就缩在这玩电脑?”

陆生半开玩笑去拍拍他脊背。

“嗯?”

得到的是鲤伴一个带着疑问意味的音节。

“山吹啊。”

“……”

“怎么?”

“…我应该怎么跟你说。”

陆生听到这猛然意识到鲤伴这他妈是把事儿搞黄了啊,斟酌半天还是只小心翼翼问一句没表白成功吗?

果然对了,鲤伴嗯一声也没什么多大反应,翻身过来面朝陆生侧躺着蜷作一团,俩人就这样对视了半天,他们离这么近凑着也不知道说点啥,陆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盯着鲤伴打量了好会儿——当代女孩子审美确实没啥问题,鲤伴就这样静着嘴上不带着平时那些个轻浮话语的时候看起来给人一种还怪温顺的错觉。

陆生突然意识到这么对视好像挺尴尬的,转了目光伸手去拍拍鲤伴肩膀说加油啊别放弃嘛,喜欢就得争取一下啊。

鲤伴伸手去攥了陆生指节把他拉开之后打个哈哈说人间不值得。陆生估摸着他应该是没啥问题了还有心情说这也就懒得管他了。

后来表白这事不了了之,鲤伴说他现在见着山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人家说话。

-

校园祭的时候下了难得的大雪,在鲤伴记忆里这地方还是头回下大雪,结果一下还挺冷,大雪变成小雪之后没多久四处可见那些个小情侣在操场啊树林啊花园啊到处晃悠,一堆人见着雪堆的贼厚兴奋的要死。学校里边甚至到处都有志愿者摆的小摊子卖点吃的玩的,鲤伴拎着一盒子关东煮坐在操场边的长椅上一边吃一边看情侣和成群结队的学弟学妹拾了雪到处瞎扔。

陆生老远就见着鲤伴在操场边上坐着,嘴里叼颗棒棒糖两手插兜哼着曲子凑去,鲤伴没坐多久,细雪撒在黑发间和肩头,陆生替他掸掸肩头和发顶的雪说在外面待着挺冷的,回宿舍打游戏。

在听到他这么说鲤伴起身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之后瞅眼陆生硬是把他含着的棒棒糖扯来,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棒棒糖自个儿含嘴里了。再然后他就和啥也没做似的在陆生惊愕的目光下把吃了点还热乎的关东煮塞他手里,转身说行快走吧。
*
居然忘记打tag了。

救命。
雪夜和日夜怎么这么好吃。
在进新坑边缘试探。

暴躁置顶。
这儿傅弦/化猫sk。
目前蹲滑孙all陆,痒痒鼠长期蹲妖狐all(其实主产崽狗和狐跳,偶尔产点魔幻拉郎)以及晴all。吃点all源赖光,鬼切or跳妹过激厨。犬夜叉吃all杀主犬杀(杀犬我也嗑不过我偏犬杀。杀铃我也嗑啊虽然我是杀受派但是这对太甜了!)蹲龙族但是不产,过激绘梨衣厨。盗笔蹲邪瓶or黑瓶,不过我也不产(……)
天雷狗崽以及光切还有陆攻向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瓶邪。
越发吃不下夜昼。独蹲昼夜冷坑。
偶尔发表一些过激言论,请不要举报我。
喜欢画点小动物和写些原创或同人的随笔。语C稍有涉及。
初一美少女(。开始胡言乱语
隔热体质,每每入新坑都会飚进冷坑。
最后。企鹅2122702611欢迎来扩。
加我赠送白张不重样傻屌表情包。